?
用户名
密码
?
同好群
      作者:shao    字数:15238   未登录
 足 主群被封了,现在开的新群??651636??
    
        “嗤!”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冷冷的嗤笑了一声,
    
        大话谁不会说啊,虽然自己的确是中招了,
    
        但却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这女人也太会吹牛了吧。
    
        听到骆尘的嗤笑,那花雨妃却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而是轻轻的勾了勾自己的小手指头,示意骆尘快来打自己啊。
    
        看到那花雨妃的动作,骆尘却是想也不想的便挥起手中的鞭子向着那站在自己正前方的花雨妃打了过去。
    
        看着继续向着自己飞来的鞭子,那花雨妃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骆尘,
    
        脸上充满了各种不屑的笑容。
    
        “啪”随着一阵清脆的鞭声缓缓响起,骆尘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打在了花雨妃身旁的地上!
    
        看着花雨妃身旁地上被自己骨鞭打出的大坑,
    
        骆尘却是突然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明明是打的那女人,
    
        可是,那女人也没有躲闪,自己更没有手下留情,
    
        可是为什么会打在地上呢!这不科学啊!
    
        骆尘暗骂一声之后,却是再次挥起手中的鞭子向着那花雨妃抽了过去,
    
        这一次,骆尘甚至用上了自己体内全部的灵力。
    
        “啪啪啪啪”随着一连串鞭声缓缓的传到了骆尘的耳旁。
    
        那花雨妃身体四周的各种东西都被骆尘手中的白骨鞭给抽了个粉碎,
    
        但惟独那花雨妃,却是连毛都没有收到半分的伤害。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鞭鞭都是向着那花雨妃的脖子抽去的,
    
        可是为什么鞭子会落在她的身旁,而不伤她分毫呢!
    
        这不科学啊!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那女的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
    
        我是不可能打偏方向的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喂!你在干嘛呢?快来打我啊!”就在骆尘正暗自疑惑之时,
    
        那花雨妃明显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语却是转到了骆尘的耳中。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心中却是暗骂了一声该死,
    
        便抬起脚向着那花雨妃走了过去,他就不信只有两三米的距离,
    
        自己还会打偏,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以后干脆就不要用鞭了!
    
        “看招!”骆尘大喝一声之后,便挥起手中的鞭子打出一连串的鞭花向着眼前的花雨妃打了过去。
    
        “啪啪啪啪”随着又是一连串的鞭声缓缓的响起,
    
        房间中大量的东西都在骆尘的鞭下给打成了碎屑,
    
        但惟独那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花雨妃却是没有伤到半根毫毛!
    
        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么近的距离,
    
        我是不可能失手的啊!见鬼了!
    
        在看到自己又失手了之后,骆尘却是感觉自己脑袋之中满是雾水,
    
        他有点摸不清头脑了。
    
        就在他万分恼火之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却是缓缓的传到了他的耳旁。
    
        “主人,你一直背对着那女人抽啥疯呢?打她啊!”
    
        听到食气鬼的话,骆尘却是突然愣住了,那女人竟然在自己的背后?
    
        可是自己明明亲眼看到那花雨妃就在自己的面前正满脸讽刺的看着自己啊!
    
        难不成自己被猪油蒙了眼?等等!蒙了眼?难道说,
    
        自己在刚刚那粉衣女子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同时就中了迷幻之术?
    
        所以,自己才一直都感觉那花雨妃明明就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自己一直都连她的毛都没有打的到!
    
        想到这里,骆尘却是连忙鄙视了自己的双眼,
    
        然后将自己的灵识快速的催发了出来向着四周扫了过去。
    
        在灵识离体的瞬间,骆尘便发现那花雨妃竟然真的不在自己的身前,
    
        而自己,也不是站在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地方!
    
        该死!原来是用迷幻之书给我的眼睛制造出来了假象,
    
        无论我看到的什么,都是那花雨妃刻意制造出来的幻象。
    
        所以,我要想攻击到对方,就必须不用眼睛,
    
        可问题就在与,我的灵识能观察的范围实在有限!
    
        “喂!你来打我啊!站在那里磨磨唧唧的干嘛呢?”
    
        就在骆尘正在思考自己该用什么办法应对眼前的幻术之时,
    
        那站在门口的花雨妃却是摇着手中的羽毛扇语气慵懒的缓缓开口说道。
    
        在听到那花雨妃话语的同时,骆尘却是紧紧的皱起了自己的眉毛。
    
        连攻击目标站在那里自己都不知道,那又谈何攻击到对方呢?
    
        这样下去,自己就别说打人了,纯粹就是挨打的料!
    
        “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我都说了让你来打我,
    
        这你都不敢啊?真没用!”在看到骆尘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之后,
    
        那花雨妃却是故意用自
己的话语激起了骆尘。
    
        花雨妃说着,却是突然从自己手中的羽毛扇中抽出了一根冒着寒芒的羽针。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并没有开口回答,
    
        而是将自己的灵识催发到了最大,以尽可能的观察对方的东西。
    
        但令他感到头疼的是,灵识只能针对一些灵力阴气,
    
        或者杀意之类的东西才有反应,对于一般的人或者动物,
    
        那作用却是微乎其微,如果对方没有对自己露出杀意的话,
    
        那么自己根本就找不到对方是在什么地方,
    
        而且,那女人好似知道自己在用灵识,竟然没有一点能量波动,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自己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小子,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本宫都说让你来打我了,
    
        你来打我啊!窝囊废!”花雨妃一边用嘲讽的语气讽刺着骆尘,
    
        一边绕了一个大圈子向着骆尘的背后慢慢的靠了过去。
    
        在听到那花雨妃的话后,骆尘却是有样学样的开口喊道。
    
        “你说让我打,我就打啊?那我多没面子!
    
        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骆尘说完,便将自己的灵识给催发到了最大,
    
        只要对方一运用任何的能量让自己逮住,那自己就会将手中的鞭子毫不犹豫的抽向对方。
    
        听到骆尘的高声大喊,那花雨妃心中却是不由的暗骂这小子真是个滑头,
    
        竟然不但发现自己中了幻术,还想诱骗自己使用能量来泄露自己的行踪。
    
        “我就不打你!我一个小女子,没本事也就没本事了,
    
        你一个大男人,你好似意思说自己没本事么?”
    
        在短暂犹豫之后,那花雨妃却是一边用语言挤兑着骆尘,
    
        一边缓缓的向着骆尘的后背慢慢的靠了过去。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很无语了,这女人也真难缠,
    
        竟然一直跟自己打起了嘴炮,不过这样也好,
    
        等一会儿小凌将那人皮藏宝图给绘制出来之后,
    
        必定会来找自己,到时候,就不怕这花雨妃了,
    
        老子就不信了,她的媚术还能对女人有作用,
    
        话说小凌的本体还是狐仙呢,那些媚术什么东西的可是她的看家本领!
    
        想到这里,骆尘的嘴角却是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冷笑。
    
        而那原本正在慢慢向着骆尘身后靠近的花雨妃在看到骆尘嘴角莫名的笑容之后,
    
        却是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有古怪!这小子傻笑什么?不会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想到这里,那花雨妃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有点慌乱,
    
        无论对于任何人来说,未知才是最恐怖的东西。
    
        “你到底打不打我啊!再不打我我走了啊!”
    
        再三犹豫之后,那花雨妃却是冷着脸对着骆尘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心中却是暗道,他妈的,
    
        你赶紧走!没人留你!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打就不打!你走吧!不要让叔再看到你!”
    
        在略微犹豫之后,骆尘却是也随口吐出了这句话。
    
        听到骆尘的话,那花雨妃感觉自己就快要被眼前这小子给气疯了,
    
        这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自己都这样挤兑他了,
    
        他竟然还能站在那里跟自己墨迹,真是服了!
    
        “你让我走我就走啊?那我多没面子!本宫就是不走!”
    
        花雨妃说着,却是再次踮起脚犹如一只小猫一样,
    
        蹑手蹑脚的向着骆尘的背后悄悄的靠了过去。
    
        该死!这女的也真够能墨迹的,竟然跟自己耍起赖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敌明我暗,会吃大亏的啊!
    
        “喂!”再犹豫了一会儿之后,骆尘却是突然对着那花雨妃大声喊了起来。
    
        听到骆尘突然的叫喊,那已经快要走到骆尘身后的花雨妃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的一抽,
    
        整个人都被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该死!他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在短暂心悸之后,那花雨妃却是壮这胆子对着骆尘同样高声回答道。
    
        “干嘛?屁快放,话快说!”
    
        听到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突然眼睛一转,
    
        然后故作惊奇的开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放屁呢?
    
        那我来了哈!”
    
        骆尘说着,便双手一挥,气运丹田,然后猛地一用力。
    
        “噗”随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带着恶臭的气体便缓缓的飘散了出来。
    
        而站在骆尘身后的那花雨妃,却是首当其冲的被那恶臭气体给喷了一脸。
    
        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在遇到这种情况之之后,
    
        她愤怒的程度,却是极其恐怖的!盛怒之下,那花雨妃便也不再估计骆尘是否会发现自己的行踪,
    
        便拿起手中的羽针便向着骆尘的身后冲了过去。
    
        虽然现在骆尘的眼睛已经算是看不见了,但他听觉还在,
    
        在听到自己身后急促传来的脚步声之后,骆尘便连忙转身向着身后踹了过去。
    
        “砰”随着一身巨响传来,骆尘的腿狠狠的踢在了一张破烂的桌子之上,
    
        而那花雨妃却不见了踪迹。
    
        “哎呀,主人,你踢错方向了,她在你左边,
    
        啊!不对!是右边!”在看到骆尘想一直没头苍蝇一样在到处乱踢,
    
        其体内的食气鬼却是捂着自己的额头很是无语的对着骆尘大声喊道。
    
        听到食气鬼的话,骆尘却是连忙大声问道:“到底是左边还是右边啊?你搞清楚!”
    
        “忽左忽右!我也不知道她下一秒会出现在你那边,
    
        但是现在她已经绕到你身后五步的地方了。”
    
        在听到骆尘的问话之后,那食气鬼却是连忙急声回答道、
    
        操!你直接说蛇形移动不就行了!在一声暗骂之后,
    
        骆尘便凭着感觉转身向着自己身后一鞭子挥了过去。
    
        “啪”随着一道清脆的鞭响传来,骆尘手中的鞭子却是再次打在了地面上。
    
        就在骆尘正准备挥鞭以自己身体为中心向着四周乱抽的时候,
    
        那花雨妃却是猛的一挥自己手中的羽扇,发出数十根粉红色的羽毛向着骆尘打了过去。
    
        “小心!”在看到那花雨妃发射过来的羽毛针之后,
    
        那一直在观察着花雨妃动向的食气鬼却是大声提醒道。
    
        听到食气鬼的提醒,骆尘心中却很是恼火,
    
        现在自己眼睛看到的都是幻象,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对方到底在用什么招数攻击自己,
    
        情急之下,骆尘只好扭动自己的身体向着旁边的墙角跳了过去,
    
        想要借助墙壁让自己不会腹背受敌。
    
        在骆尘起跳的瞬间,那花雨妃射出的羽毛针便贴着骆尘的身体飞了过去。
    
        “砰砰砰”随着一连串的巨响飞快的响起,
    
        那花雨妃射出的羽毛针大多的擦着骆尘的身体飞了过去,
    
        但还是有极少数的羽毛阵成功的击中了骆尘的身体。
    
        在中招的同时,骆尘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猛的一沉,
    
        接着,他就不由自主的摔在了地上。
    
        “砰”随着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缓缓响起,
    
        骆尘的身体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看到骆尘中招,那花雨妃眼中却是露出一丝狂喜之色,
    
        现在,自己只需要将这断魂针刺进对方的神府,
    
        那么自己的任务也就算完成第一步了!一旦自己的任务完成,
    
        那么自己也就可以重获自由,想干嘛就干嘛了!
    
        想到这里,花雨妃便拿起手中的羽毛针向着骆尘慢慢的走了过去。
    
        “乖哦!不要乱动,一点都不疼的哦!”在走到骆尘身后,
    
        那花雨妃却是用一种嘲讽般的语气对着骆尘轻声开口说道。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心中却是暗道一声不好,
    
        这女的估计是要开始控制自己的心神了!他喵的!该怎么办呢!
    
        刺进自己身体里的羽毛针上面掺有麻药,自己一时半会也不能将其排除体外啊!
    
        想到这里,骆尘却是眼睛一转,然后开始故意刺激对方道:“还说你不是女优!
    
        日本成人小电影里的寂寞少妇就是这么诱骗纯洁的小孩子跟她发生关系的!
    
        你的台词已经将你的身份暴露了!”
    
        听到骆尘突然甩出来的话,那花雨妃却是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口就好似有一团火焰要冒出来了一般,
    
        自己堂堂一个宫主,怎么就变成了av女优了呢!
    
        “你给我去死吧!你全家都女优!”花雨妃怒骂一声之后,
    
        便举起自己手中的羽毛针便向着骆尘的身体刺了过去。
    
 
    
        她愤怒的程度,却是极其恐怖的!880
     
??
    
        “嗤!”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冷冷的嗤笑了一声,
    
        大话谁不会说啊,虽然自己的确是中招了,
    
        但却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这女人也太会吹牛了吧。
    
        听到骆尘的嗤笑,那花雨妃却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而是轻轻的勾了勾自己的小手指头,示意骆尘快来打自己啊。
    
        看到那花雨妃的动作,骆尘却是想也不想的便挥起手中的鞭子向着那站在自己正前方的花雨妃打了过去。
    
        看着继续向着自己飞来的鞭子,那花雨妃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骆尘,
    
        脸上充满了各种不屑的笑容。
    
        “啪”随着一阵清脆的鞭声缓缓响起,骆尘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打在了花雨妃身旁的地上!
    
        看着花雨妃身旁地上被自己骨鞭打出的大坑,
    
        骆尘却是突然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明明是打的那女人,
    
        可是,那女人也没有躲闪,自己更没有手下留情,
    
        可是为什么会打在地上呢!这不科学啊!
    
        骆尘暗骂一声之后,却是再次挥起手中的鞭子向着那花雨妃抽了过去,
    
        这一次,骆尘甚至用上了自己体内全部的灵力。
    
        “啪啪啪啪”随着一连串鞭声缓缓的传到了骆尘的耳旁。
    
        那花雨妃身体四周的各种东西都被骆尘手中的白骨鞭给抽了个粉碎,
    
        但惟独那花雨妃,却是连毛都没有收到半分的伤害。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鞭鞭都是向着那花雨妃的脖子抽去的,
    
        可是为什么鞭子会落在她的身旁,而不伤她分毫呢!
    
        这不科学啊!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那女的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
    
        我是不可能打偏方向的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喂!你在干嘛呢?快来打我啊!”就在骆尘正暗自疑惑之时,
    
        那花雨妃明显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语却是转到了骆尘的耳中。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心中却是暗骂了一声该死,
    
        便抬起脚向着那花雨妃走了过去,他就不信只有两三米的距离,
    
        自己还会打偏,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以后干脆就不要用鞭了!
    
        “看招!”骆尘大喝一声之后,便挥起手中的鞭子打出一连串的鞭花向着眼前的花雨妃打了过去。
    
        “啪啪啪啪”随着又是一连串的鞭声缓缓的响起,
    
        房间中大量的东西都在骆尘的鞭下给打成了碎屑,
    
        但惟独那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花雨妃却是没有伤到半根毫毛!
    
        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么近的距离,
    
        我是不可能失手的啊!见鬼了!
    
        在看到自己又失手了之后,骆尘却是感觉自己脑袋之中满是雾水,
    
        他有点摸不清头脑了。
    
        就在他万分恼火之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却是缓缓的传到了他的耳旁。
    
        “主人,你一直背对着那女人抽啥疯呢?打她啊!”
    
        听到食气鬼的话,骆尘却是突然愣住了,那女人竟然在自己的背后?
    
        可是自己明明亲眼看到那花雨妃就在自己的面前正满脸讽刺的看着自己啊!
    
        难不成自己被猪油蒙了眼?等等!蒙了眼?难道说,
    
        自己在刚刚那粉衣女子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同时就中了迷幻之术?
    
        所以,自己才一直都感觉那花雨妃明明就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自己一直都连她的毛都没有打的到!
    
        想到这里,骆尘却是连忙鄙视了自己的双眼,
    
        然后将自己的灵识快速的催发了出来向着四周扫了过去。
    
        在灵识离体的瞬间,骆尘便发现那花雨妃竟然真的不在自己的身前,
    
        而自己,也不是站在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地方!
    
        该死!原来是用迷幻之书给我的眼睛制造出来了假象,
    
        无论我看到的什么,都是那花雨妃刻意制造出来的幻象。
    
        所以,我要想攻击到对方,就必须不用眼睛,
    
        可问题就在与,我的灵识能观察的范围实在有限!
    
        “喂!你来打我啊!站在那里磨磨唧唧的干嘛呢?”
    
        就在骆尘正在思考自己该用什么办法应对眼前的幻术之时,
    
        那站在门口的花雨妃却是摇着手中的羽毛扇语气慵懒的缓缓开口说道。
    
        在听到那花雨妃话语的同时,骆尘却是紧紧的皱起了自己的眉毛。
    
        连攻击目标站在那里自己都不知道,那又谈何攻击到对方呢?
    
        这样下去,自己就别说打人了,纯粹就是挨打的料!
    
        “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我都说了让你来打我,
    
        这你都不敢啊?真没用!”在看到骆尘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之后,
    
        那花雨妃却是故意用自
己的话语激起了骆尘。
    
        花雨妃说着,却是突然从自己手中的羽毛扇中抽出了一根冒着寒芒的羽针。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并没有开口回答,
    
        而是将自己的灵识催发到了最大,以尽可能的观察对方的东西。
    
        但令他感到头疼的是,灵识只能针对一些灵力阴气,
    
        或者杀意之类的东西才有反应,对于一般的人或者动物,
    
        那作用却是微乎其微,如果对方没有对自己露出杀意的话,
    
        那么自己根本就找不到对方是在什么地方,
    
        而且,那女人好似知道自己在用灵识,竟然没有一点能量波动,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自己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小子,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本宫都说让你来打我了,
    
        你来打我啊!窝囊废!”花雨妃一边用嘲讽的语气讽刺着骆尘,
    
        一边绕了一个大圈子向着骆尘的背后慢慢的靠了过去。
    
        在听到那花雨妃的话后,骆尘却是有样学样的开口喊道。
    
        “你说让我打,我就打啊?那我多没面子!
    
        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骆尘说完,便将自己的灵识给催发到了最大,
    
        只要对方一运用任何的能量让自己逮住,那自己就会将手中的鞭子毫不犹豫的抽向对方。
    
        听到骆尘的高声大喊,那花雨妃心中却是不由的暗骂这小子真是个滑头,
    
        竟然不但发现自己中了幻术,还想诱骗自己使用能量来泄露自己的行踪。
    
        “我就不打你!我一个小女子,没本事也就没本事了,
    
        你一个大男人,你好似意思说自己没本事么?”
    
        在短暂犹豫之后,那花雨妃却是一边用语言挤兑着骆尘,
    
        一边缓缓的向着骆尘的后背慢慢的靠了过去。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很无语了,这女人也真难缠,
    
        竟然一直跟自己打起了嘴炮,不过这样也好,
    
        等一会儿小凌将那人皮藏宝图给绘制出来之后,
    
        必定会来找自己,到时候,就不怕这花雨妃了,
    
        老子就不信了,她的媚术还能对女人有作用,
    
        话说小凌的本体还是狐仙呢,那些媚术什么东西的可是她的看家本领!
    
        想到这里,骆尘的嘴角却是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冷笑。
    
        而那原本正在慢慢向着骆尘身后靠近的花雨妃在看到骆尘嘴角莫名的笑容之后,
    
        却是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有古怪!这小子傻笑什么?不会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想到这里,那花雨妃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有点慌乱,
    
        无论对于任何人来说,未知才是最恐怖的东西。
    
        “你到底打不打我啊!再不打我我走了啊!”
    
        再三犹豫之后,那花雨妃却是冷着脸对着骆尘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心中却是暗道,他妈的,
    
        你赶紧走!没人留你!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打就不打!你走吧!不要让叔再看到你!”
    
        在略微犹豫之后,骆尘却是也随口吐出了这句话。
    
        听到骆尘的话,那花雨妃感觉自己就快要被眼前这小子给气疯了,
    
        这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自己都这样挤兑他了,
    
        他竟然还能站在那里跟自己墨迹,真是服了!
    
        “你让我走我就走啊?那我多没面子!本宫就是不走!”
    
        花雨妃说着,却是再次踮起脚犹如一只小猫一样,
    
        蹑手蹑脚的向着骆尘的背后悄悄的靠了过去。
    
        该死!这女的也真够能墨迹的,竟然跟自己耍起赖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敌明我暗,会吃大亏的啊!
    
        “喂!”再犹豫了一会儿之后,骆尘却是突然对着那花雨妃大声喊了起来。
    
        听到骆尘突然的叫喊,那已经快要走到骆尘身后的花雨妃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的一抽,
    
        整个人都被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该死!他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在短暂心悸之后,那花雨妃却是壮这胆子对着骆尘同样高声回答道。
    
        “干嘛?屁快放,话快说!”
    
        听到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突然眼睛一转,
    
        然后故作惊奇的开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放屁呢?
    
        那我来了哈!”
    
        骆尘说着,便双手一挥,气运丹田,然后猛地一用力。
    
        “噗”随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带着恶臭的气体便缓缓的飘散了出来。
    
        而站在骆尘身后的那花雨妃,却是首当其冲的被那恶臭气体给喷了一脸。
    
        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在遇到这种情况之之后,
    
        她愤怒的程度,却是极其恐怖的!盛怒之下,那花雨妃便也不再估计骆尘是否会发现自己的行踪,
    
        便拿起手中的羽针便向着骆尘的身后冲了过去。
    
        虽然现在骆尘的眼睛已经算是看不见了,但他听觉还在,
    
        在听到自己身后急促传来的脚步声之后,骆尘便连忙转身向着身后踹了过去。
    
        “砰”随着一身巨响传来,骆尘的腿狠狠的踢在了一张破烂的桌子之上,
    
        而那花雨妃却不见了踪迹。
    
        “哎呀,主人,你踢错方向了,她在你左边,
    
        啊!不对!是右边!”在看到骆尘想一直没头苍蝇一样在到处乱踢,
    
        其体内的食气鬼却是捂着自己的额头很是无语的对着骆尘大声喊道。
    
        听到食气鬼的话,骆尘却是连忙大声问道:“到底是左边还是右边啊?你搞清楚!”
    
        “忽左忽右!我也不知道她下一秒会出现在你那边,
    
        但是现在她已经绕到你身后五步的地方了。”
    
        在听到骆尘的问话之后,那食气鬼却是连忙急声回答道、
    
        操!你直接说蛇形移动不就行了!在一声暗骂之后,
    
        骆尘便凭着感觉转身向着自己身后一鞭子挥了过去。
    
        “啪”随着一道清脆的鞭响传来,骆尘手中的鞭子却是再次打在了地面上。
    
        就在骆尘正准备挥鞭以自己身体为中心向着四周乱抽的时候,
    
        那花雨妃却是猛的一挥自己手中的羽扇,发出数十根粉红色的羽毛向着骆尘打了过去。
    
        “小心!”在看到那花雨妃发射过来的羽毛针之后,
    
        那一直在观察着花雨妃动向的食气鬼却是大声提醒道。
    
        听到食气鬼的提醒,骆尘心中却很是恼火,
    
        现在自己眼睛看到的都是幻象,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对方到底在用什么招数攻击自己,
    
        情急之下,骆尘只好扭动自己的身体向着旁边的墙角跳了过去,
    
        想要借助墙壁让自己不会腹背受敌。
    
        在骆尘起跳的瞬间,那花雨妃射出的羽毛针便贴着骆尘的身体飞了过去。
    
        “砰砰砰”随着一连串的巨响飞快的响起,
    
        那花雨妃射出的羽毛针大多的擦着骆尘的身体飞了过去,
    
        但还是有极少数的羽毛阵成功的击中了骆尘的身体。
    
        在中招的同时,骆尘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猛的一沉,
    
        接着,他就不由自主的摔在了地上。
    
        “砰”随着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缓缓响起,
    
        骆尘的身体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看到骆尘中招,那花雨妃眼中却是露出一丝狂喜之色,
    
        现在,自己只需要将这断魂针刺进对方的神府,
    
        那么自己的任务也就算完成第一步了!一旦自己的任务完成,
    
        那么自己也就可以重获自由,想干嘛就干嘛了!
    
        想到这里,花雨妃便拿起手中的羽毛针向着骆尘慢慢的走了过去。
    
        “乖哦!不要乱动,一点都不疼的哦!”在走到骆尘身后,
    
        那花雨妃却是用一种嘲讽般的语气对着骆尘轻声开口说道。
    
        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心中却是暗道一声不好,
    
        这女的估计是要开始控制自己的心神了!他喵的!该怎么办呢!
    
        刺进自己身体里的羽毛针上面掺有麻药,自己一时半会也不能将其排除体外啊!
    
        想到这里,骆尘却是眼睛一转,然后开始故意刺激对方道:“还说你不是女优!
    
        日本成人小电影里的寂寞少妇就是这么诱骗纯洁的小孩子跟她发生关系的!
    
        你的台词已经将你的身份暴露了!”
    
        听到骆尘突然甩出来的话,那花雨妃却是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口就好似有一团火焰要冒出来了一般,
    
        自己堂堂一个宫主,怎么就变成了av女优了呢!
    
        “你给我去死吧!你全家都女优!”花雨妃怒骂一声之后,
    
        便举起自己手中的羽毛针便向着骆尘的身体刺了过去。
    
 
    
        她愤怒的程度,却是极其恐怖的!
   “嗤!”听到那花雨妃的话,骆尘却是冷冷的嗤笑了一声,
    
        大话谁不会说啊,虽然自己的确是中招了,
    
        但却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这女人也太会吹牛了吧。
    
        听到骆尘的嗤笑,那花雨妃却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而是轻轻的勾了勾自己的小手指头,示意骆尘快来打自己啊。
    
        看到那花雨妃的动作,骆尘却是想也不想的便挥起手中的鞭子向着那站在自己正前方的花雨妃打了过去。
    
        看着继续向着自己飞来的鞭子,那花雨妃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骆尘,
    
        脸上充满了各种不屑的笑容。
    
        “啪”随着一阵清脆的鞭声缓缓响起,骆尘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打在了花雨妃身旁的地上!
    
        看着花雨妃身旁地上被自己骨鞭打出的大坑,
    
        骆尘却是突然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明明是打的那女人,
    
        可是,那女人也没有躲闪,自己更没有手下留情,
    
        可是为什么会打在地上呢!这不科学啊!
    
        骆尘暗骂一声之后,却是再次挥起手中的鞭子向着那花雨妃抽了过去,
    
        这一次,骆尘甚至用上了自己体内全部的灵力。
    
        “啪啪啪啪”随着一连串鞭声缓缓的传到了骆尘的耳旁。
    
        那花雨妃身体四周的各种东西都被骆尘手中的白骨鞭给抽了个粉碎,
    
        但惟独那花雨妃,却是连毛都没有收到半分的伤害。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鞭鞭都是向着那花雨妃的脖子抽去的,
    
        可是为什么鞭子会落在她的身旁,而不伤她分毫呢!
    
        这不科学啊!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那女的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
    
        我是不可能打偏方向的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喂!你在干嘛呢?快来打我啊!”就在骆尘正暗自疑惑之时,
    
        那花雨妃明显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语却是转到了骆尘的耳中。
    
        听
登陆后浏览隐藏内容。


回复(5) 点击(436)   2019-11-08 18:11:02     
上一篇:游戏人生(二)   
回复/讨论:同好群
moqi
入站会员
文章:29
金币:28
1楼 发表于2019-11-08 22:11:51
shao
入站会员
文章:7
金币:-181
651636880新群 没发全,抱歉各位大哥们 我的错
2楼 发表于2019-11-09 00:11:03
wymsj
限制会员
文章:0
金币:123
签到
3楼 发表于2019-11-09 06:11:42
tianjiao
入站会员
文章:0
金币:18
看看
4楼 发表于2019-11-11 03:11:47
hykgjy
限制会员
文章:1
金币:348
看看
5楼 发表于2019-11-14 14:11:42
1
 
共1页
 
参与讨论:同好群
您尚未 登录 ,请登陆后参与回复
?


快捷导航:      留言      充值      发表文章      百度      美女丝袜      香港 Xocat Forum 討論區     书娱网     高清伦理电影热搜

? Copyright 2015-2016 PRRETYFOOT
   联系我们    |